蕾被黑人按在轮胎上干/宝贝张开让我进去,好硬

夏晚凉疯狂挣扎,不顾一切的从保镖手里挣脱,连右臂的伤口扯开,溢出了血,也顾不得了。
    甩开两个保镖,然后几步狂冲进别墅里。
    “把孩子,还给我!”


    她冲进客厅,看见了司夜擎。
    他换了一身威严的黑色西装,面容冷峻优雅,冷淡的坐着。
    而苏琴双手抱着孩子,送到他的面前,卑躬屈膝道:“司总,您要这个孩子的命,就尽管拿去!别再针对我们夏家了!”
    司夜擎冷冷的瞄了一眼孩子,薄唇开合,冰冷道:“这就是夏晚凉生的那个贱种吗?真是丑陋!”
    “把孩子还给我!”夏晚凉冲过去要抢孩子。
    苏琴连忙躲开,一把将夏晚凉推开。
    两个保镖冲过来,抓住了夏晚凉的手臂,让她不能再动弹。
    “晚凉,这个孩子反正有病,死了就算了!可我们夏家的公司,不能就这么毁于一旦!那是你父亲,还有爷爷一生的心血!”
    “可这也是我的女儿!”夏晚凉无法理解母亲的绝情,“公司没了,还能重新开始,但我女儿的命没了,叫我怎么办?”
    “再生就是了啊!”苏琴轻飘飘道,“你这么年轻,想要几个就能生几个!”
    “不!我不同意!”夏晚凉嘶吼,眼角泪水不断。
    苏琴没再理会崩溃的夏晚凉,她转身,将孩子放在茶几上。
    “司总,你不是要掐死这个孩子吗?我来动手!只要你放过我们夏家!”
    苏琴说完,竟真的伸出双手,掐住了幼小婴儿的脖子。
    孩子被惊动,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不要……”夏晚凉狂冲过去,推开苏琴,将孩子紧紧护在怀里,“不要伤害我的孩子!”
    “夏晚凉,你父亲要被逼死了!”苏琴同样哭着喊道,“反正这个孩子也有病,你还救她干什么?难道,你真的要眼睁睁看着你父亲去跳楼吗?”
    “我没有……”夏晚凉无助摇头。
    孩子她不想放弃,父亲……她也想救……
    原本被惊动大哭的孩子,因为被母亲抱住,而停下了哭泣,睁开了眼睛,望着夏晚凉的脸庞,咯咯笑了起来。
    这般可爱的孩子……
    她如何能放弃……
    “司夜擎!”夏晚凉转过身,噗通跪下,将孩子咯咯笑着的可爱脸蛋,露出给司夜擎看,“你看看,你的孩子多可爱!她以后长大,一定会更可爱的……你救救她,好不好?”
    司夜擎垂下眼眸,盯着那个脸蛋还未褪去粉红的孩子,许久之后,他眉头一拧,只吐出两个字:“恶心。”
    夏晚凉心脏狠狠一疼,哭噎道:“司夜擎,这是你的孩子,你亲生的!”
    司夜擎侧开了脸,他眉眼俊美,五官精致得近乎完美,可那神仙似的脸颊上,却只有残忍和狠毒,如同地狱里无情修罗。
    “夏晚凉,同样的话,你到底还要我重复几遍?这个孩子,我厌恶得要死!”
    夏晚凉无力的瘫软了身体。
    对,当初她怀着孩子的时候,这个男人就说过,就算她把孩子生下来,他也只会掐死她……
    “司夜擎,你放过孩子,我去死。”她抬起那双哭红的眼睛,哀求的望着面前无情的男人,“我去死,你放过孩子。你不是厌恶我吗,我马上就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司夜擎将那冷冰冰的视线,落在夏晚凉脸上。
    “好啊,夏晚凉。我给你选择的机会,你死,孩子活,孩子死,你夏家的公司活。”
    夏晚凉一愣:“什么……”
    他就是不让夏晚凉两全,一定要她的心脏被割成两半。
    “晚凉!”苏琴这时候冲了过来,一把从夏晚凉的手里抢过了孩子,“放弃这个有病的孩子!我来掐死她,只要她死了,我们夏家就能解脱了,掐死她!”
    苏琴手指狠狠的圈住了孩子柔嫩的脖子。
    孩子又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小手不断的朝着夏晚凉伸去,满脸眼泪,眼巴巴的望着夏晚凉。
    “宝宝!”夏晚凉几乎肝胆俱裂,奋不顾身的两步冲过去,要抢回孩子。
    但苏琴为了救夏家,已然疯魔,她杀心决绝,一定要弄死这个孽种!
    夏晚凉刚碰到孩子,就被苏琴推开。
    “走开,让我掐死她!”
    “不要!”夏晚凉被推得摔倒,连忙手脚并用的爬起,再度冲过去,抢夺孩子。
    “妈,我求求你,把孩子还给我,好不好啊!”
    夏晚凉拉住苏琴的手臂,不让她继续掐住孩子的脖子。
    两人拉扯间,孩子哭得更加厉害,哇哇哭声让夏晚凉心中更是难受,拼命的阻止母亲的动作。
    她力气不小,苏琴一时也奈不何。
    两人正是僵持,苏琴瞥了一眼司夜擎的脸上,发现他眉头紧拧,已然是耐心耗尽的模样。
    她心中一悚,怒吼一声:“把孩子给我!”
    苏琴甩开了夏晚凉的双手,一转身,竟是将孩子一把扔出了窗外。
    “不要啊!”
    夏晚凉眼圈赤红的尖叫……
    夏晚凉拼命冲过去,扑到窗边,奋力伸手,企图拉住孩子……
    指尖,抓住了孩子的襁褓。
    “宝宝……”夏晚凉趴在窗沿上,另一手想去抱住孩子,可裹着孩子的襁褓,却在这个时候,散开了……
    她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她的孩子,从二楼的窗户,摔了下去。
    孩子娇软的小小身体,就那么跌在了草地上。
    哭声,停住了,孩子一动不动。
    夏晚凉僵住了,她就那么傻傻的看着楼下草地上的孩子,脑子里一片空白,彻底回不过神……
    “孩子死了!”苏琴大喊了一声,对着司夜擎道,“这个孽种已经死了,司总,您现在可以放过我你们夏家了吗?”
    司夜擎微微眯起眼睛,却是只盯着夏晚凉。
    夏晚凉双腿发软,整个人彻底脱力,趴在窗边,一动不动。
    “司总,求您了,对我们夏家留一点情吧……您要的东西,我不是都给您了吗?求求您,给我们夏家,留一条活路吧!”
    司夜擎紧盯着夏晚凉的背影,一字一字缓缓道:“我要的,是你们掐死那个贱种,摔死,可不是我要求的。你们还是没有达到我的条件。”
    “司总,哪种死法不都是一样吗……”苏琴呆住,连忙求道,“您要的不过是那孩子的一条命,我已经给你了!求您留留情好不好!”
    司夜擎没理会苏琴,他只是盯着夏晚凉。
    而夏晚凉仍旧没有看司夜擎,她对于司夜擎的话,没有一点反应,好似就当他根本不存在一般。
    司夜擎心中不悦,表情也越发阴沉。
    苏琴看见了,连忙扯了一把夏晚凉的手臂:“晚凉,你快说两句话啊!别管那个死了的孩子了!”
    夏晚凉僵硬的脑袋,这才微微一动,她缓慢的转过了身,呆呆望着司夜擎。
    “我好后悔啊……”她喃喃道。
    司夜擎漠然冷声道:“我早警告过你,别把那个贱种生下来,也别想用孩子,威胁我半点!”
    夏晚凉摇摇晃晃的站起身,哑声道:“不,我后悔……遇见你,太后悔了……我怎么会爱上你呢……”
    她一边喃喃自语,一边往外走去。
    “晚凉,你去哪儿!”苏琴想去追,又想起司夜擎还在,停下脚步,反复求道:“司总,我求您了,放我夏家一条生路吧!我给您下跪!”
    司夜擎面色阴沉,眉头紧拧,阴沉的眸光,也只是盯着夏晚凉离开的方向。
    数秒之后,他还是猛然站起身,朝着夏晚凉追了过去。
    “夏晚凉,你给我站住!”
    夏晚凉好似没有听见,摇晃着步伐,走出了大门。
    她神色恍惚,慢慢走到了她孩子坠楼的地方……
    孩子小小的身体,就那么仰到倒在草坪上,双眼紧密,一动不动。
    “宝宝……”夏晚凉跪在了孩子身边上,目光呆滞,面色绝望枯槁,眼角却已经流不出了眼泪,她盯着孩子的身体,不敢去触碰,只是一遍又一遍的喃喃念,“宝宝……”
    司夜擎跟到了她的身后,敛眸盯着夏晚凉,心脏忽然软了那么一瞬,但那感觉,转瞬便消失了。
    “夏晚凉,你现在过来,给我认错,我就放过你们夏家!”
    “呵呵……”夏晚凉傻笑起来,她又费力的站起身来,面对着司夜擎,果真一步步的,朝着他走去。
    司夜擎眉头紧皱,紧紧盯着表情诡异的夏晚凉。
    夏晚凉朝着他慢慢走近,站定,仰头,看着这个自己曾经深爱过的男人,眼角,终于慢慢流出了眼泪。
    “司夜擎,我要你死!”
    她突然爆出一声凄厉的喊叫,猛然将司夜擎扑倒,张嘴就便狠狠咬住了他侧颈动脉。
    不遗余力,用尽所有的力气……
    牙齿咬破肌肤,口中,满是鲜血的味道……
    她要杀了司夜擎,给她的孩子,报仇!
    一起死吧,在地狱里去算账!
    这一刻,夏晚凉是真的想要司夜擎死的!
    她真的,坚定的起了杀心,一定要杀了司夜擎,给她的孩子,报仇!
    “晚凉,你在干什么!”苏琴这个时候冲了过来,想要拉开夏晚凉。
    但夏晚凉的牙齿,狠狠咬在司夜擎的肉里,好似要连皮带肉的,撕下来一块司夜擎的脖子肉来!
    苏琴扯不开夏晚凉,急得又对她又打又骂。
    “你疯了吗?你是不是真的要杀了司夜擎!”苏琴想去掰夏晚凉的下巴,“你给我松开嘴!”
    夏晚凉两眼通红,杀意已决。
    “夏晚凉,你在干什么!”白素雅这个时候姗姗来迟,见到这种状况,简直要被气炸了,三两步跑过来,用高跟鞋,狠狠踹了一脚夏晚凉的后背。
    鞋跟重重的踢中夏晚凉的脊椎骨,疼的她狠狠一颤,有些松力,但牙齿仍旧死死咬住那块皮肉。
    白素雅见状,干脆用高跟鞋,狠狠一头,敲在夏晚凉的后脑上。
    这一下又狠又重,夏晚凉闷哼了一声,眼前发黑,晕了过去。
    “夜擎,你没事吧……”白素雅粗暴的将夏晚凉推开,扶起司夜擎,双手捂住他流血不止的脖子,“你伤得好重,我马上带你去医院……”
    司夜擎却推开了白素雅,低眸,看着那个昏过去了的夏晚凉。
    这个女人,是当真要咬死他……
    她的杀心和狠毒,他那么清晰的,感觉到了……
    心脏,缓缓涌出一股难言的难受。
    她竟想要他死……
    “夜擎,别管这个女人了,我们赶紧去医院!”白素雅着急道。
    司夜擎脖子上的伤口极深,鲜血涌流不止,转眼间,就已经将司夜擎半身西装都染红了。
    他顿了顿,后知后觉的才发觉脖子上伤口的严重,抬手碰了碰伤口,摸到满手的鲜血。
    “快去医院吧,夜擎,我求你了,你不能出事,不要这样吓我,跟我去医院……”白素雅急得满脸眼泪,抓着司夜擎的手臂,一个劲的往别墅门口轿车走。
    司夜擎缓缓收回,落在夏晚凉身上的视线。
    “把这个女人,给我盯住。”他沉声开口,嗓音沙哑得厉害,“这些账,等我回来,再跟她好好算!”
    “好!”白素雅顺从道,“我叫人盯住她,现在你快过年我去医院!”
    她迫切的拉着司夜擎,两人总算是上车,启动引擎,扬长而去。
    苏琴追了几步,没能上到司夜擎的车。
    她回头,看了一眼晕倒在草地上的夏晚凉,纠结几秒后,还是选择了,打车去追司夜擎。
    司夜擎可是司家唯一的继承人,绝对不能出事,要不然,夏家就更没有活路了!
    她得去医院看着,确定司夜擎不会有任何问题。
    苏琴叫到了出租车,紧追离开……
    别墅的院子里,一片寂静。
    夏晚凉一个人独自昏迷躺着,生死未知……
    天空,突然开始阴沉起来。
    倾盆大雨,触不及防的突然降落,打湿了整座城市……
    司夜擎赶到医院时,天空雷声滚滚,大雨哗啦。
    他看着朦胧的雨幕,心脏忽然紧紧缩了一下,涌出一股不安来。
    “夜擎,我们快进去吧,你脖子上的伤口,还在流血!”白素雅担忧焦急的催促。
    司夜擎看着白素雅没有做作的担忧表情,心脏有些柔软和动容,他压下心中那些莫名其妙的感觉,由着白素雅带去处理伤口。
    夏晚凉咬的那一口,当真是极其狠了,差点咬破了司夜擎的动脉血管,医生一边给他缝合伤口,一边感叹说:“若是伤口再深一点点,司先生您的生命,可就真的危险了……不知道是哪个人,竟然这么狠,要活活的咬死您!”
    司夜擎眉头一动,表情有些阴沉。
    医生最后给司夜擎贴上纱布,同时道:“虽然伤口不致命,但咬痕太深了,以后一定会留疤的。”
    白素雅一听,就红了眼睛:“夜擎,夏晚凉她怎么能这样狠毒?这样的女人,你还是快跟她离婚,然后保持距离吧,我实在不愿看见你再被她伤害。”
    离婚……
    司夜擎在心中狠狠咀嚼这两个字,离婚之后呢,然后就这样看着那个女人逍遥离开,从此以后再不跟他有任何关联吗?
    不,他才不要这样轻松的让那个女人好过!
    他要她一辈子痛苦!
    永远不能解脱。
    司夜擎眸色阴沉狠辣,并没有回应白素雅的话。
    白素雅心中着急,拉住司夜擎的手腕,哽咽委屈道:“夜擎,你难道还要跟她这样不清不楚的纠缠吗?这样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你就跟她把婚离了吧,我等了你这么久,难道你还要我继续等吗?”
    司夜擎的眸色,这才微微一动,看向了白素雅。
    白素雅脸颊沾着泪珠,眸光也是楚楚可怜,好不哀婉。
    “夜擎,娶我,让我可以光明正大的站在你身边,好不好?跟夏晚凉离婚吧,跟她结束一切……”
    司夜擎沉默许久之后,却还是只有一句:“以后,再说吧。”
    他说完,站起身,往外走去。
    白素雅盯着他的背影,原本哀婉温柔的眼底,瞬间被阴鹜取代。
    司夜擎走出病房,苏琴立即满脸讨好笑容的迎接过去。
    “司总,您没事吧?脖子上的伤口还好吗?”
    司夜擎厌恶的扫了她一眼,不想理会,长腿不停,往外走去。
    “司总,我们夏家的公司,您能高抬贵手了吗?”苏琴厚着脸皮追上去,“您要求的事情,我都做了,求您放我们夏家一条生路,好不好?”
    司夜擎头也不回:“你再多说一个字,我马上要你夏家,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苏琴连忙闭紧了嘴巴,不敢再说半个字。
    司夜擎很快走出了医院,上车,发动引擎,往别墅狂奔而去。
    车窗外,雨声哗哗。
    他脑袋里,忽然清晰的浮现出,夏晚凉独自一人,昏倒在草坪上的画面……
    雨这么大,那个女人,会不会被淋得生病?
    又没人管她,她会这样在雨中病死吗?
    不,他才不允许,那个女人这样轻松的解脱!
    抬手,轻抚摸着脖子上的伤口,司夜擎眼神阴鹜晦暗。
    夏晚凉,你竟真的想要杀我……
    胆大包天,看他一会,怎么狠狠收拾她!
    车子,一路不停歇的,开到了别墅门口。
    不顾外面瓢泼的大雨,司夜擎直接下车,淋雨往忽草地走。
    别墅里的佣人随后撑着伞赶出来,给司夜擎挡雨。
    “少爷。”
    司夜擎没有理会,几步走到夏晚凉的晕倒的地方,却没见到那个女人的身影。
    “她呢?”司夜擎阴沉的冷冷问道,“那个女人呢!”
    佣人也看了看,疑惑道:“奇怪,刚刚还在这里躺着呢……怎么会不见了?”
    司夜擎眸光再一转,看向孩子坠楼的地方……
    那里,也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了。
    “那个孩子呢?”他低沉的声音,变得更加冰冷危险。
    佣人后背一抖,连忙道:“孩子被我们抱进屋子里了,我们看她在雨里哭,一时心软,就抱她进屋了……夏小姐,也肯定是在那个时候,不见的……”
    “你说什么?”司夜擎猛然转头,眼神锐利,“那个孩子在雨里哭?她还没死?”
    佣人白着脸,结巴道:“对……那个孩子,还活着……”
    司夜擎冰冷的目光看向了敞开的门,长腿一迈就往前走。
    佣人赶紧撑着伞为他挡雨:“对不起少爷,我们不是故意的,只是……如果您不希望看到那个孩子,我们立刻就去处理掉她。”
    “不必。”司夜擎跨上了台阶,转身看向佣人,眼睛里的神色冰冰凉凉,“去给我把和我们家里有合作的那个医院的儿科医生叫过来。”
    佣人收了伞恭敬的等待他的指示,听到他这么说顿时睁大了眼睛,下意识的就开口:“什么?”
    司夜擎凉凉的看了她一眼,不再说话,转身进了屋子。
    佣人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把伞放好,跟着进去:“是,少爷,我立刻去联系。”
    “那个孩子在哪个房间?”司夜擎一边脱着外套一边问。
    “在二楼的客房……”佣人说着就想要带着司夜擎上去。
    “不必,你去联系医生,让他们尽快过来。”司夜擎把外套甩给佣人,一边吩咐着一边上了楼。
    佣人在他身后有些惊讶又有些疑惑,但还是放好了外套就立刻联系了医生。
    司夜擎来到客房,客房里只有孩子一个人静静的躺在床上。
    窗外的雨还在哗哗的下,隐隐的带着一些雷声。
    这么大的雨,那个女人到底走到哪里去了?!
    司夜擎皱紧了眉,压下了满腔的怒气,走到床边去看孩子。
    孩子满脸红晕,虚弱得连呼吸都很困难,连哭声都发不出来了。
    司夜擎的心纵然再怎么硬,可是当他看到孩子这样子的时候,呼吸还是顿了顿。
    可是脖子上尖锐的疼痛提醒着他,这个伤口是夏晚凉咬的。
    这个该死的女人!居然咬他咬得这么狠!
    不过……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