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朋友不爱你的表现|泡沫恋歌

从公司到家里一来一回就要快一个小时了,更别说还要洗澡换衣服,而且还赶在高峰期。
    见她答应了,关暮深低头看看腕上的手表,说:“我去影印预算案,你抓紧时间,在大家来公司之前离开我的办公室。”
    “知道了。”苏青第一次心服口服的点头。


    关暮深走后,苏青走进位于总裁办公室角落里的一间休息室。
    休息室虽然不大,只放了一张单人床和书桌,但是简洁干净,放着许多关暮深的私人用品,看得出这个休息室应该很隐秘,不许外人进来。
    浴室不大,但是浴缸很漂亮,苏青看看已经差不多七点了,赶紧洗头洗澡。
    洗完澡后又在浴缸里美美的泡了一会儿,吹干头发以后,苏青的上眼皮和下眼皮就开始打架。
    看看才七点多,最早到公司的同事也还要一个多钟头,所以她决定在那张单人床上睡一小会儿,要不然一会儿的招标会她肯定熬不下来。
    躺在小床上,一闭上眼睛,疲惫困倦的苏青就沉入了梦乡。
    这一觉睡得太舒服了,她已经不知道天地万物。
    直到有人拽着她的胳膊,把她从床上拉下来,苏青才睁开了惺忪的睡眼。
    “你在搞什么?知不知道现在几点了?”一个冰冷的男音从头顶袭来。
    抬头一望,竟然是脸色狰狞的关暮深,苏青恐惧的一看墙上的挂钟。
    天哪!八点二十了,她怎么睡过了头呢?苏青懊恼的抓着自己的长发。
    “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苏青内疚的道歉。
    “你怎么穿着我的衬衫?”关暮深盯着苏青身上的白色衬衫。
    苏青把这件白色衬衫真是穿得恰到好处,微敞的衣领露出洁白的肌肤,下摆刚刚盖上屁股,一双修长的腿让人遐想连篇。
    关暮深愤恨的看着苏青,咬牙切齿的道:“秘书艾利已经来了,你一会儿怎么出去?”
    这的确是个问题,这么早让她从总裁办公室里堂而皇之的走出去,估计不出十分钟她和关暮深的绯闻就会传遍整个盛世。
    想想自己的清誉就要毁于一旦,苏青情急之下抓住了关暮深的手臂,央告道:“怎么办啊?你赶快想想办法啊!”
    关暮深蹙着眉头低头想了一下,然后用命令的语气道:“你赶快换好衣服,五分钟后我把艾利支开,我在楼下的车上等你去招标会。”
    “嗯。”苏青点头如捣蒜。
    苏青以最快的速度把自己收拾好后,走到门后面轻轻推开一道门缝,看到外面的艾利秘书果然不在,她才悄然的溜出总裁办公室,撒丫子朝电梯跑去……
    坐上关暮深的宾利,苏青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车子快速的行驶,车厢内非常安静,偶尔只有翻动纸张的声音。
    苏青抬头望望坐在车厢另一侧的关暮深,他此刻正专注的翻看着手中的预算案。
    别说他认真工作的时候大概是他最平易近人的时刻了,想想刚才他看到自己穿了他的衬衣的那个狰狞样子就气人,不就是穿一下衬衫嘛,至于那样吗?可见也是个小气鬼!
    “你在看什么?”突然,低头看预算案的关暮深头也不抬的突然问。
    苏青被吓了一跳,抚着胸口胡诌了一句。“哦,我是担心预算案。”
    “不必担心了,我粗略的看了一下,应该没有问题。”关暮深忽然把预算案合上道。
    “这样看一下你就能确定没问题?”苏青挑眉望着他。
    预算案到了他手上一共也就两个小时,而且还包括影印的时间。一般人要翻看一遍的话估计得用一天的时间,更别说是确定有没有错误了。
    这时候,前方关暮深的司机加特助林峰忽然回头笑道:“苏小姐,你不知道吧?关总本科毕业于清华大学会计系,硕士毕业于美国德克萨斯大学奥斯丁分校会计系,二十五岁就通过了CPA考试。”
    听了林峰的话,我忍不住用一种崇拜的眼神望着关暮深。“二十五岁就通过CPA考试?”
    苏青一直以为关暮深是个不学无术的官二代加富二代,全身上下也就是皮囊长得还不错,真没想到他是清华的高材生,硕士还毕业于德克萨斯大学奥斯丁分校,要知道那里有全球最好的会计专业,二十五岁就通过了CPA考试,简直就是个青年才俊了。
    天哪!通过CPA一直就是苏青的梦想,可惜毕业好几年了,她才过了两科,她给自己定的宏大目标是三十岁之前一定要努力通过CPA。
    扫了一眼苏青那崇拜的眸光,关暮深却是扳着一张脸道:“只要是会计系毕业的,够努力,就算资质一般也可以通过CPA。”
    这话让苏青一皱眉头。
    苏青立刻收起崇拜的目光,一本正经的望着前方。心想:有什么了不起的?估计清华和美国的大学都是他爹妈给走的后门呢!就算CPA考试严格,说不定也是他撞了大运才通过的。
    车厢里一片寂静,关暮深这时候才算正眼打量了一眼上车后的苏青。
    苏青穿了一套黑色职业套裙,里面配白色衬衫,微卷的长发也盘在了脑后,耳朵上还戴了一对金色的耳扣,打扮既大方又职业。
    眼角的余光看到他打量自己,苏青低头望望自己,生怕关暮深会不满意,毕竟今天的招标会是个大场合。
    关暮深别过脸去,并没有发表什么意见,苏青才算松了一口气,她今天的穿衣打扮应该是合格了。
    “早饭没吃,你饿不饿?”关暮深突然问。
    闻言,苏青愣了一下。心想:她忙乎了一夜,现在能不饿吗?
    不过她还是摇了摇头,露出假假的微笑。“不饿。”
    可就偏偏在这时候,她的肚子抗议似的叫了两声。
    此刻,她真是囧死了,低头盯着自己的腹部在心里咒骂:你就不能忍一下吗?这样子会很丢人的。
    听到胃叫的声音,关暮深的嘴角一扯,仿佛勾起了一个似有若无的笑意,如果那也算是笑的话。
    随后,关暮深忽然扔过来一个东西。
    苏青低头捡起来一看,竟然是一个寿司面包。
    看到这个寿司面包,苏青感觉自己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她实在是太饿了!
    “还有五分钟的车程,你最好赶紧吃完。”关暮深低头看看手表说了一句。
    虽然他的态度让人生气,但是苏青告诉自己:不能和自己的肚子过不去,在人屋檐下就得学会低头。
    下一刻,苏青撕开包装纸,低头就不顾形象的大口吃起来。
    别说,这样吃面包真的很噎人,苏青吃到一半的时候,就抚着胸口感觉面包堵在那里了。
    她努力的翻着白眼往下咽,可是怎么也咽不下去,连话都说不出来。
    关暮深眼角的余光看到这一幕,脸色有点动容,正好前面的司机林峰朝后面看了一眼。
    关暮深朝他使了个眼色,林峰马上拿了一瓶水递过来。“苏小姐,水!”
    苏青赶紧接过矿泉水,拧开后,仰头就喝了半瓶。
    最后,苏青抚着自己的胸口,心想:幸亏没被噎死!
    下一刻,便抬头望着前方的林峰衷心的感谢道:“谢谢!”
    关暮深眼角的余光瞥了她两眼,忍不住勾起嘴唇笑了一下,随即又马上扳起了脸。
    苏青瞥眼看了关暮深一眼,然后白了他一眼。在心里诅咒:万恶的资本家,心真的是黑的,员工快噎死了也不知道出手相助,看来还是林峰这个和她一样的工人阶级值得信赖。
    这次的招标会吸引了江州好几家有实力的大公司。
    各大公司的总裁们都在会议室里听取最后的结果,苏青和各个公司跟来的高官们坐在楼道里的排椅上等候。
    刚才,苏青被叫进去解答了几个问题。她自认为解答的还不错,因为她注意到关暮深的脸色是柔和的,这个好看点的脸色其实给与了她很大的信心,让她流畅的解答完了下面的问题。
    苏青心里很紧张,她怕万一标没招上,关暮深那个喜怒无常的家伙再把怒气撒在自己头上,那她可就真得卷铺盖卷走人了。
    几分钟后,会议室的门开了,西装革履的人们从里面鱼贯而出。
    关暮深最后一个走出来,脸色冷峻,嘴唇紧闭。
    苏青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心想:看来标是没招上,这个时候还是低眉顺眼一点,千万不要惹了这个大老虎,要不然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关总?”苏青迎上去,小心翼翼的打了个招呼。
    “走吧。”关暮深瞥了她一眼,转身就走。
    苏青踩着高跟鞋赶紧跟在他屁股后面,大气也不敢出。
    等电梯的人很多,关暮深站在前面,苏青站在他后面,因为她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安慰他。
    大概是等电梯太无聊了,关暮深突然转身望着苏青问:“为什么你也不问问招标的结果?你对盛世就这么不关心吗?”
    听到这莫名其妙的质问,苏青真是有苦说不出。问吧,怕惹恼了他;不问吧,又落个不关心公司,她找谁说理去啊?
    苏青脸上还是挤出了笑容。“我……我这不刚想问嘛!结果怎么样?”
    虽然嘴上问,但是傻子也知道盛世这次肯定是没戏,但是怎么也得在资本家面前表现一下对公司的关心。
    关暮深瞥了苏青一眼。“盛世中标了!”
    “什么?”苏青一下子就懵了。
    中标了?这么高兴的事为什么他还要拿出死了爹的样子?
    看到苏青的表情,关暮深皱了眉头,上前一步盯着她问:“你不想让盛世中标?”
    “没有!我天天在家里祈祷盛世千秋万代,万寿无疆。”苏青信口拈来。
    说完了以后,才感觉用的词不对,但是已经晚了。
    苏青在关暮深的盯视下垂下了头,自从学了会计之后,她的语文就完全还给老师了。
    叮……
    这时候,电梯来了。
    “关总,电梯来了。”苏青看到来救驾的电梯,抬头努力露出了微笑。
    关暮深瞥了她一眼,转身上了电梯,苏青紧跟其后,也上了电梯。
    乘坐电梯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以至于电梯的门努力合上之后,人们都屏住了呼吸,因为大家的身体几乎都互相贴在了一起。
    苏青站在电梯的一个角落里,旁边的两位男士都和她有了身体接触。
    现在春日暖阳,她穿得也单薄,尴尬的她只能背过身子去,让自己胸贴在了电梯壁上。
    她已经很努力的靠近电梯壁,但是身后的人仍旧朝她挤来,她感觉自己的屁股已经接触到了别人的身体。
    就在苏青感觉尴尬的时候,突然感觉一个身体靠了过来,鼻端立时闻到了一抹有点熟悉的男人的阳刚味道。
    苏青回头一望,看到了一张俊脸,原来是关暮深用自己的身体隔开了那两位男士,而且双手还按住了电梯壁,给了她一个单独的空间。
    不过这个姿势有点暧昧,她几乎已经在他怀里了,苏青大概都能听到他心脏的跳动声。
    该死的她的胸口竟然如同有一头小鹿在不停的撞击着,她的手抚着自己的胸口,在心内不停的告诉自己:苏青,你怎么这么没出息?只不过就是挨得近了一点,你至于脸红心跳吗?
    苏青望着屏幕中不断下降的楼层数,希望电梯能赶快到达一层。
    现在可能是使用电梯的高峰期,电梯在有的楼层不断的停下,可是里面的人已经满了,所以外面的人根本上不来。
    而此刻好死不死的关暮深的气息还喷洒在她的后颈上,温热的气息竟然让她有点心猿意马,直接让她想起多日前的那朦胧疯狂的一晚。
    这个回忆让她意识到其实她早就和他睡过了,睡过了!
    电梯内污浊的空气和心内的烦躁让苏青忍不住扭动了一下身躯,耳边却忽然传来了一声带着压抑的男音。
    “别乱动!”
    “啊?”苏青抬眼一瞥。
    看到的是关暮深紧蹙的眉头,他脸部有点扭曲,似乎隐忍着什么。
    瞬间,苏青就明白关暮深是在隐忍什么,她马上懊恼的低下了头。
    脸红得像虾子,却再也不敢动一动,苏青心里却在咒骂:关暮深你这个臭流氓!
    叮……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电梯终于是到了一层。
    人们鱼贯而出,苏青赶在关暮深之前迈步就出了电梯。
    苏青在前面走,关暮深在后面走。
    苏青感觉自己的脸火辣辣的,她低首摸着自己的脸,暗想:这算不算性骚扰?她是不是可以告万恶的资本家?
    “苏青!”在苏青快走到宾利车前的时候,背后的人突然叫住了她。
    苏青只能顿住脚步,关暮深走到她面前,左右望了望,似乎也有点尴尬,所以双手揣进了裤袋,清了清嗓子后终于说了一句。“咳咳,你这次表现不错,给你三天假期回去休息一下。”
    听到这话,苏青茫然的抬起头,眼睛盯着关暮深。
    他这话什么意思?这次表现不错说的是她六天之内重新核算出预算案,还是刚才她在电梯里表现不错?
    在苏青的盯视下,关暮深第一次不那么从容了,低头咳嗽了一声。“咳咳,不早了,马上回公司!”
    说完,关暮深就转身上了后座。
    苏青抿了抿嘴唇,然后转身上了前座。
    她是真一点也不想面对他了,刚才她已经被吃了豆腐,而且还让人有苦说不出,想想苏青就懊恼。
    回程的车厢里的气氛有点局促,关暮深往下拉了两次领带,苏青的脸依旧驼红。
    苏青一回到办公室,同事们就纷纷围上来道喜。
    “苏助理,恭喜你,盛世投标成功,你功不可没啊!”
    苏青回以客套的微笑。“领导的栽培,同事们的帮助。”
    客套过后,乔丽过来拍了拍苏青的肩膀,感激的道:“苏青,这次多亏了你,要不然我肯定会卷包袱卷走人了。”
    “别傻了,你比我进公司早,还不是帮了我好多。”苏青微微一笑。
    “苏青,关总让你去一趟他办公室!”这时候,曹经理走过来道。
    闻言,苏青不由得一怔。
    干嘛要叫她去总裁办公室?难不成想继续骚扰她?
    “哦。”没办法,她还要吃资本家的这碗饭,明知被骚扰,也必须得去,苏青沮丧的很。
    苏青一进总裁办公室的门,就感觉气氛诡异。
    “关总,您找我?”苏青走到办公桌前,看到关暮深铁青着一张脸。
    刚吃了老娘的豆腐,还对老娘这种脸色,难道老娘真的是前世欠你的吗?苏青在心里嘟囔。
    “苏青,别以为我和你曾经睡过一次,你就可以肆无忌惮的想勾引我逼我就范,告诉你,我没你想得那么没有定力!”关暮深冷冷的警告着苏青。
    几句话就把急脾气的苏青给惹毛了,苏青忍无可忍的炸毛道:“关总,我不知道是什么让你有了我想勾引你的错觉,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就算全天下的男人就剩你一个了,我也对你没兴趣!”
    苏青的话让关暮深嗤之以鼻。“我最恨的就是你这种虚伪的女人!”
    “我怎么虚伪了?”苏青气得按住了面前的办公桌,如果他不是大boss,她现在肯定已经把办公桌拍得山响。
    关暮深伸手就将一抹粉红色的东西扔在了办公桌上,厌恶的道:“你敢说这东西不是你的?”
    苏青低头看到办公桌上躺着一条粉红色的一次性内裤,她不由得就懵了在了当场!
    天哪!它怎么会在关暮深的手上?这几天她都没有回家,所以买了一打一次性内裤在公司替换,这条粉色的小内内的确是她今天早上刚换下来的。
    怪不得她怎么找都找不到这条该扔掉的小内内,现在她突然想起来,应该是洗完澡的时候放在浴盆上了,可是今天早上走的时候她忘了收走!
    怪不得关暮深会以为她要勾引他,这的确是有点让人浮想联翩。
    一时间,苏青的脸红一块,白一块,张了张嘴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天哪!她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再也不要出来了。真的太丢人了!
    下一刻,苏青立刻飞快的将那粉红色的小内内抓过来塞进了自己的口袋,然后才昂起头来,无惧的迎上关暮深的目光。“关总,这东西的确是我的,不过是我不小心落下的,我并没有任何企图和想法,应该是你想多了!”
    其实她此刻心里要多纠结就有多纠结,她真是佩服自己在这种情况下还能这么理直气壮,可死撑也得撑下去,要不然她就真的被扣上勾引他的帽子。
    “我想多了?”这个理由显然不能说服关暮深。
    苏青的唇边露出狡黠的一笑。“就是你想多了,思想不纯洁的人看到什么都能往情色上联想,其实这只是一个偶然事件,和情色风月一点关系也没有!”
    关暮深望着苏青眯了一下眼睛,显然有点蕴怒于她的话,然后便有点咬牙切齿的道:“我倒是希望这只是一个偶发事件,我做人的原则就是不会和女员工有任何不清不楚。”
    这话说得好像是她这个女员工非要和老板挂上关系一样,苏青立刻道:“我虽然只是一个小职员,但是也有做人的准则,我也会和男老板保持一定的距离!”
    “很好,你可以走了。”关暮深面色铁青。
    “我去休假了。”苏青说完,转身挺直了背脊走了出去。
    仰头靠在真皮座椅上一分钟后,他又突然勾起了薄唇,忍不住笑了出来……
    苏青回到办公室,乔丽赶紧凑上来问:“资本家叫你去做什么?”
    苏青摸摸口袋里的小内内,第一次忍住没有说实话,因为这实在是太丢脸了。
    “哦,没什么,就是关于预算案的一些事情。”苏青不善于说谎,脸都不自觉地红了。
    闻言,乔丽好像自言自语的道:“我怎么感觉资本家好像对你怪怪的。”
    苏青赶紧道:“他是看我不顺眼,想把我挤兑出盛世,不过我是不会轻易走的,你好好工作吧,我回去休假了!”
    说完,苏青提着包便走了。
    出了背后的大厦,苏青伸手掏出了口袋里的小内内,看了一眼那粉红色的性感内内,她都快懊恼死了,随后随手扔在了旁边的垃圾桶里。
    疲惫困倦的苏青回家就倒在了床上,这一睡就是一天一夜。
    一觉醒来,苏青伸了个懒腰,翻身又趴在了枕头上,好久没有睡过床了,她真是太想念它了!
    手不小心碰到手机,苏青拿过手机瞟了一眼,竟然有三十八个未接来电。
    打开一看,都是郑浩然打过来的,苏青皱了下眉头,难道他找自己有急事?随后,苏青赶紧打了回去。
    “苏青,你现在哪里?你还好吗?我打了一天一夜的电话你怎么都不接?”电话一接通,郑浩然便急切的问了一连串的问题。
    “我……在家里啊,实在是太困了,睡了一天一夜,所以就把手机调静音了。”苏青有点莫名其妙。
    苏青听到电话里的人舒了一口气,道:“你没事就好,我还以为你碰到什么意外了。”
    听到这话,苏青的心里一阵感动,这么关心她的人还真是没有两个。
    “看来你的工作是告一段落了,今晚能不能赏个脸出来吃个饭?”郑浩然小心翼翼的邀请。
    因为以前他已经邀请过好几次了,苏青都没有同意,这次话说到这里,她真的不好意思拒绝了。
    所以苏青便笑道:“大教授请客,我自然不能拒绝了。”
    “那就这么说定了,晚上六点钟我去接你。”郑浩然喜出望外。
    “晚上见。”苏青随后挂断了电话。
    望着手机屏幕,苏青有一刻的失神。
    其实她不是不知道郑浩然对她有意思,但是她怎么就对他没有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呢?
    要说郑浩然的条件真的不错,家境殷实,职业体面,长相帅气,性格温和,这种现在都是稀缺动物,不是说感情是可以培养的吗?也许他们可以日久生情。
    这晚他们果然相谈甚欢,郑浩然温柔又体贴,和他在一起,苏青的心感觉被一抹温泉洗礼着。
    经过三天的修整,第四天,苏青踩着高跟鞋精神百倍的去上班了。
    昂首阔步的走在楼道里,苏青一眼就看到前方并肩走着的两个人。
    男的穿黑色西装,冷峻帅气,女的烫着一头棕红色的卷发,穿戴时髦前卫。
    苏青和他们对面走来,越走越近,虽然那两个人她一个都不想碰见,但是已经避无可避。
    关暮深和胡佩边走边说,苏青低头一想,就和关暮深打个招呼,毕竟人家是大boss,至于胡佩就当没看到她好了,然后就直接走人。
    在他们相距不到两米的时候,苏青看到关暮深幽深的眼光落在了自己身上。
    该死的她现在怎么想起了那条粉红色的小内内呢?她不禁脸庞一红,舌头都要打卷的说了一句。“关总……早!”
    关暮深的眼光足足在她身上停留了好几秒钟,而且好像若有所思。
    苏青本想迈步继续前行,不想此刻关暮深的眼光让一旁的胡佩感觉有点不对劲,而且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胡佩上前一步就拦住了苏青的去路。
    “苏青,好歹我和你也算是姐妹,见了面连个招呼都不打,未免太小气了吧?”胡佩扬着下巴,眼神不屑的打量着苏青。
    苏青瞪了她一眼,一只手悄然攥成了拳头,那天胡佩用高跟鞋狠狠踩她的手背的账可是还没算呢,没想到今天她还先找茬。
    “我只有一个妹妹,正在上高中。”苏青冷冷的说。
    胡佩的嘴唇一勾,露出了不怀好意的微笑。“你不承认我是你的姐妹也没什么,可是爸爸你得认吧?上次你把他气病了好几天,你是不是也应该去看望一下?要不然别人都得说你是个不孝女!”
    苏青一皱眉头,今天胡佩为什么和她讲这么多废话?再看看站在她旁边的关暮深,她才算明白了。
    胡佩大概是怕自己和她抢关暮深,所以就在他面前故意诋毁自己,好给关暮深留下坏的印象。
    虽然知道胡佩的奸计,但是苏青一点也不在乎关暮深对自己的印象,反正自己给他的印象是不能再坏了。
    苏青收起怒气,反而轻松一笑,望着胡佩的钢丝头道:“谁家的泰迪没看好,大清早的就跑出来乱咬人!”
    “你说什么?谁是泰迪?”胡佩立刻恼羞成怒。
    此刻,关暮深的唇边竟然勾起了一个笑意,不过很快就在他脸上消失了。
    今天胡佩的发型真的非常像名狗的一个品种——泰迪,大概关暮深感觉这个比喻有点太形象了。
    见已经成功惹恼了胡佩,苏青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所以便道:“我要去工作了,没有时间和你胡扯!”说完,便转头走了。
    “苏青,你把话说清楚!”
    身后的人还在乱吠,苏青却加快了脚步。
    午休时分,乔丽靠了过来,低声道:“知道胡佩今天来盛世干什么吗?”
    “干什么?”苏青倒是有点好奇。
    “来跑保险。”乔丽回答。
    胡佩倒是一日既往的精明,跑保险之余看能不能钓上关暮深,倒是一举两得。
    “你猜胡佩在资本家那里拿没拿到单子?”乔丽一脸的神秘。

全文在线阅读<<<

陪读妈咪装睡默许我出去玩隔着校服咬她的蓓蕾口述好大好硬满满的男女主从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