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在身上又摸又亲滚床大全|婚前试爱

表弟说:“我们俩准备去巴厘岛呢,你当初跟嫂子是不是也在巴厘岛度的蜜月?”

    

     “是,我们去的也是巴厘岛。”我轻轻点了点头,心里有些失落。

    

     巴厘岛环境还挺好的,是一个非常适合情侣、小夫妻浪漫度假的地方。

    

     但一想到弟妹佘乔安要跟表弟一起去,两人在那里过二人世界,我心里自然是不太舒服。

    

     表弟说:“哥,我们订的旅行套餐,机票是从燕京出发的,飞机上午起飞,估计到时候还得来你家借住一个晚上。”

    

     我一听这话,心里顿时开心起来,这么说,到时候弟妹还能在我家里住一晚?虽说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发生点什么,但好歹是可以跟她近距离接触,这对我来说,就已经非常开心了。

    

     于是我急忙对他说:“没问题,到时候你提前跟我说,我到机场来接你们,在家住一晚,我再送你们来机场。”

    

     表弟一点也不跟我客气,嘿嘿笑道:“那就谢谢你了哥!”

    

     弟妹看了看我,抿嘴说了一句:“谢谢哥。”

    

     这时,表弟看了看时间,对我说:“哥,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先进去了。”

    

     “去吧。”我不舍的点点头,说:“到家了跟我说一声。”

    

    

送走了表弟和弟妹,我连忙驱车赶回公司上班。

    

     我本人是在一家互联网公司工作,现在也算是个中层领导,这几年互联网发展迅速,各方面待遇都还算是不错。

    

     来到公司,我第一件事就是先跟公司老板打个招呼,我告诉他表弟要结婚,我这周要请两天假。

    

     老板也很通情达理,痛快的批准了。

    

     我跟老婆沟通了一下,我准备周三晚上坐飞机回去,而她想等周五忙完工作再从魔都过去,我也没什么意见。

    

     往后的几天,我每一天都度日如年。

    

     因为这几天,我每天都在微信上跟弟妹聊天聊到很晚。

    

     我们老家的风俗,小姑娘出嫁之前,是不能住在婆家的,哪怕两人已经有了那种关系,也一定得在婚前分开,等婚礼之后,再正大光明的住在一起。

    

     所以,弟妹这几天住在自己家。

    

     她母亲去世了,家里就一个爱赌博的老父亲,所以也没人管她,一到晚上回家,她就躺在床上跟我聊微信。

    

     由于我跟弟妹已经有了那种亲密的关系,所以我们两个人聊天的尺度非常大。

    

     在经过了几次文字做·爱之后,我们两个对彼此身体的渴望达到了一个极限。

    

     周三下午,我下了班,直接带着自己的行李箱去了机场。

    

     我没有告诉表弟今晚回去,也没有告诉弟妹,想给她一个惊喜。

    

     通过这几天的聊天,我知道她一般都是晚上自己在家,她爸每天雷打不动的去麻将馆里打麻将,不打到天亮绝不回家。

    

     这绝对是一个绝佳的好机会!

    

     飞机飞行了两个小时,来到了我的老家江城。

    

     我下飞机后的第一件事,是先打车回了自己家,年迈的父母知道我今天要回来,在家做好了晚饭等我。

    

     到家已经是晚上九点了,爸妈专门为我张罗了一大桌饭菜,一直等着我。

    

     我是家中独子,父母对我一直极其宠爱。

    

     吃饭的时候,爸妈就一直在我面前念叨,说谁的老婆怀孕了,谁的老婆生了二胎,说完这些,又开始语重心长的劝我,说我今年已经35了,我当年初中高中的同学,有的孩子都十几岁了,我现在还没个子嗣。

    

     说完这些,老母亲又一直抹眼泪,说自己六十多了,抱不上孙子,每天看人家带孙子颐享天年,她心里就格外难受。

    

     我爸也一直叹气,对我说:“林伟,你跟陈静也还考虑要孩子的事情了,趁我们现在还没老到走不动,以后还能帮你带带孩子,不然真等我们俩躺在床上起不来了,你再要孩子,谁帮你带啊?”

    

     我心里愧疚的很,为人子女的,却不能为父母传宗接代、让父母揪心挂念,这就是不孝。

    

     可是,我也有我的苦衷。

    

     老婆不愿意要,怎么办?

    

     她满脑子都是事业、事业,根本就不想要孩子,别说要孩子,连做·爱的念头都没有,我也是一肚子苦水不知道往哪里倒。

    

     但是,这种事情我也不好跟爸妈开口,便只能点头答应道:“爸、妈,你们放心吧,我会跟静静好好商量一下的,争取今明两年就要个孩子。”

    

     我这么一说,爸妈的表情与情绪都缓和了不少,我妈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说:“我做梦都想抱孙子,就等你们俩的喜讯了。”

    

     我点点头,满口答应,心里很不是滋味。

    

     我以前挺爱我的老婆,爱她那种做事雷厉风行的劲头,爱她那纤细骨干的身材,爱她身体带给我的感受,但是,这二年,我们之间的亲密接触越来越少,我对她的感情,也被消耗了大半,现在,我脑子里想的,只有我那个美艳绝伦的弟妹。

    

     吃过饭,我对爸妈说:“爸、妈,几个高中同学知道我回来了,约我出去聚聚,你们早点睡,我去跟他们唱唱歌。”

    

     我爸提醒我道:“少喝酒,最好别喝,备孕之前要多注意。”

    

     我点点头,说:“放心吧爸,我会注意的。”

    

     说完,我便出了家门。

    

     出门时都已经十点了,而我出门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用小号给弟妹发微信,问她在干嘛。

    

     弟妹回复的很快,告诉我:“刚洗完澡躺下,哥,你呢?”

    

     我撒谎道:“我也刚洗完澡,你自己在家呢?”

    

     “是呀。”弟妹说:“我爸打麻将去了,他每天都雷打不动,打到天亮。”

    

     我问弟妹:“想我了没?”

    

     弟妹回了一个害羞的红脸表情,说:“当然想了,今天我跟林峰去咱们老家的婚庆公司聊婚礼细节,我一直都在想着你,想你带着我到处找手绳时的样子,还有你扒开人家垃圾桶,帮我翻出手绳时的样子……”

    

     我心里感动,说道:“哥也想你!”

    

     说完,我又道:“对了乔安,把你家地址给我,我给你准备了一件礼物,想给你寄过去。”

    

     弟妹急忙说:“哥,怎么好意思让你破费呢!”

    

     我说:“哥喜欢你,送你一件礼物不是很正常吗?快听话,把地址发给我。”

    

     弟妹发来一个亲吻的表情,说:“谢谢哥……爱你!”

    

     弟妹一句爱你,说的我心潮澎湃。

    

     随后,她便给我发了一个精确到门牌号的地址,这地址我大概知道,是我们市郊的一个老小区。

    

     我拿到地址,急忙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这个小区而去,脑子里想的,全是弟妹待会儿开门看见我时的表情……

    

     我猜,她一定会非常激动吧?

    

     正当我心猿意马的时候,弟妹又问我:“哥,你是明天回来吗?”

    

     我回道:“是啊,明天回去。”

    

     弟妹又问:“林峰去机场接你吗?”

    

     我说:“我没让他接,结婚之前他肯定很忙,我就不劳烦他了。”

    

     弟妹说:“我好想去接你啊……”

    

     我说:“你跟林峰整天在一起,怎么来接我啊。”

    

     弟妹说:“我从明天开始就不见他了,按照咱们老家的规矩,结婚前的两天里,新娘和新郎不能见面,否则婚后会犯冲。”

    

     我好奇的问:“那你们婚礼彩排怎么办?”

    

     弟妹说:“婚礼彩排在周五夜里12点以后,因为那就算是结婚当天了,结婚当天是不在禁忌之内的。”

    

     我恍然大悟,老家好像确实是有这种说法,不过我老婆是外地人,所以当时我们结婚的时候没这么麻烦。

    

     于是我问她:“你为什么这么想接我啊?”

    

     弟妹说:“我也不知道,就是很想去接你,想在机场满心激动的等你出现,在看见你之后,就立刻跑向你、扑在你怀里!”

    

看到弟妹这么动情的告白,我忍不住问她:“你在机场大庭广众之下扑进我的怀抱,难道就不怕被熟人看见?”

    

     弟妹说:“机场那么多人,应该没人会注意到我们吧,再说,我本身社交圈也不大,应该不会被人看到吧?”

    

     我忍不住调侃她:“林峰这小子一天到晚瞎混,外面不三不四的朋友可多着呢,万一被他朋友发现,那不就完了?”

    

     弟妹回道:“是哦……那怎么办啊哥,我真的好想去接你呀……”

    

     我便说:“那我想想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弟妹这时候说:“对了!戴口罩就可以了吧?到时候我戴着口罩,哥你也戴着口罩,这样我扑进你怀里,总不会有人认出来了!”

    

     我心里暖洋洋的,说:“你这个主意可真不错!”

    

     弟妹急忙道:“哥,那咱们就这么说定了,好不好?”

    

     “好。”我笑着说:“那明天你就戴口罩来接我。”

    

     弟妹急忙问我:“哥,你的航班号是多少?我看一下时间。”

    

     我故意把今天的航班号告诉了她,她查了一下之后对我说:“哥,我看了一下,航班是晚上九点左右降落,你晚上想不想一起吃点宵夜?”

    

     我们一句一句聊的工夫,司机已经把我带到了目的地,晚上交通特别顺畅,车速比白天快了许多。

    

     我付钱下车,看了眼小区名字,确定没有问题之后,一边走进小区,一边在微信上对她说:“吃宵夜?可以啊。”

    

     弟妹急忙问:“哥,你想吃什么?”

    

     我说:“我想吃你!”

    

     弟妹说:“人家跟你说正经的呢,明晚我请你吃宵夜。”

    

     我说:“我也跟你说正经的呢,我就想吃你,其他什么都不想吃。”

    

     弟妹发来羞涩的表情,说:“那……那你可以跟我一起回我家,我爸晚上都不在家的。”

    

     我笑着问:“去你家就可以吃到你了吗?”

    

     弟妹说:“可以呀……你想怎么吃都可以……”

    

     我此时已经来到弟妹家楼下,这小区里都是比较老旧的砖混矮楼,一共只有六层高,房子年代比较久远,估摸着至少也得2年往上了。

    

     我直接进了弟妹家所在的单元,她家在二楼,我一边上楼梯,一边在微信上跟她说:“被你这么说的,我恨不得现在就能到你家去吃了你!”

    

     弟妹说:“你来呀!反正我家地址都给你了,你要是现在就能来,你要我怎样我都愿意!”

    

     我笑道:“这可是你说的,我马上就施展我的特异功能了!”

    

     “哈哈,你还有特异功能啊!”弟妹发来一个大笑的表情,问:“你到底有什么特异功能呀?”

    

     我站在弟妹家的门口,对她说:“我的特异功能是乾坤大挪移,瞬间就能到你面前。”

    

     弟妹撇撇嘴:“才不信你,有本事挪移一个给我看看!”

    

     我问她:“我要是能挪移呢?你输我什么?”

    

     弟妹说:“那你要什么我都输给你……”

    

     我便道:“这可是你说的。”

    

     说完,我敲响了她家的房门。

    

     弟妹在微信上对我说:“哥你等一下,我去开个门。”

    

     说着,我便听见屋里传来一阵小跑的脚步声。

    

     脚步声来到门前,弟妹的声音传来:“谁呀?”

    

     大晚上有人敲门,换做是我,也会小心谨慎一点。

    

     我一下子有点着急。

    

     这可怎么办?

    

     直接告诉她是我?那惊喜至少减去一半。

    

     于是我灵机一动,故意让嗓子变得低沉几分,说:“是佘乔安佘小姐家吧?我是跑腿的骑手,北京的陈伟先生在网上给您买了一束花,让我送过来。”

    

     “呀!”弟妹一听到我说出来她的姓名,又说出我自己的姓名,顿时便放下了所有防备、信以为真的打开了门。

    

     就在房门打开、四目相对的那一刻,她欣喜的表情瞬间凝固,一脸惊讶的看着我,一动不动。

    

     我打量着眼前绝美的弟妹,眼睛都看迷了。

    

     弟妹刚洗完澡不久,头发还湿漉漉的,她穿着一袭粉色的睡袍,睡袍光滑闪烁,柔软贴身,使她的身体凹凸毕现,曲线无比优美,两根细细的吊带系在她浑圆的肩上,双臂如藕,一串金项链挂在她洁白细腻的脖子上,显得光彩照人;

    

     她的身材凹凸有致,曲线美得像无法描述,而皮肤也如水晶般玲珑剔透,那绯红娇嫩的脸蛋、小巧微翘的玉鼻,以及那微张的性感嘴唇,都完美到无可挑剔。

    

     我看醉了,见她还一脸的震惊,笑着问她:“怎么?不认识我了?”

    

     弟妹这才回过神来,满脸惊喜的扑进我怀里,激动的问:“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抱着她,抚摸着她光滑的肩头,笑道:“我这不是想你了,刚用了乾坤大挪移嘛!”

    

     弟妹轻哼一声,撒娇道:“人家问你正经的呢!”

    

     我低头在她唇尖轻轻一吻,她主动踮起脚来迎合着我。

    

     亲吻过后,我才说:“今晚刚回来,这不就赶紧过来看你了。”

    

     弟妹急忙把我拉进了屋子,随后关上了房门,我留意到她特意把房门反锁了一下。

    

     随后,弟妹紧紧抱着我、激烈的亲吻着我,激动不已的说:“哥你真坏,来了也不告诉我!”

    

     我一边亲吻着她,一边抚摸着她胸前的柔软,这个小丫头,在家里竟然没有穿内衣!

    

     我体会着那完美的手感,兴奋不已的说:“哥不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吗,怎么样,惊不惊喜!”

    

     弟妹一副任我采摘的模样,俏脸通红、鼻息轻哼着说:“惊喜,太惊喜了,就像是做梦一样。”

    

     我已经被弟妹勾去了魂,只感觉身体迅速膨胀,火烧火燎的。

    

     这么多天来,对弟妹的思念全部在这一刻爆发,我把她整个人抱起来,让她盘腿吊在我的身上,一边放肆的亲吻她,一边迫不及待的问:“乔安,哪个是你的房间?!”

    

     弟妹羞臊的指了指我身后的房间,嘤咛道:“这间就是。”

    

     我如恶狼一般,吮吸着她凸起的锁骨,说:“乔安,我现在就想吃了你……”

    

     弟妹在我怀里一阵轻颤,一边扭动着,一边说:“哥,抱我回房间吧,你想怎么样我都随你!”

    

得到弟妹的允许,我兴奋的连连点头,抱着她大步便进了她的房间。

    

     弟妹的家里虽然有些破旧,但她自己的房间却收拾的非常温馨,干净整洁,甚至还带着淡淡的香薰味道,那味道搭配着怀里的美人,让我极度沉醉。

    

     我抱着她进屋,一边在她唇上、脖子上放肆的亲吻,一边含糊不清地说:“乔安,你走的这几天,哥好想你……”

    

     我真的很想她。

    

     我这个美娇嫩美艳的弟妹,对我来说就像是毒品,让我沾上了就无法摆脱,每天都会从灵魂深处对她极度渴望。

    

     弟妹嘤咛一声,一边同样激烈的回应着我,一边对我说:“哥,回来的这几天我每晚都想你,每晚都要靠想着你自己安慰自己才能暂时摆脱那种痛苦……”

    

     我动情地说:“乔安,你现在不用痛苦了,哥来了,哥来满足你了!”

    

     我们两人毫无顾忌的情话,让彼此顿时情欲大发。

    

     我隔着薄薄的睡裙,抚摸着她的柔软,因为她没有穿内衣,所以这手感,简直堪称完美。

    

     我可以明显感觉到,弟妹在我的亲吻与抚摸下,已经愈发动情,她抱着我的脖子,身体如水蛇一般扭动。

    

     我把她丢在床上,疯狂的亲吻着她的脖颈,她的小嘴儿甜甜的,让我不舍离开。

    

     弟妹这时动情的对我说:“哥,我今天从回到家就开始想你,想的连内衣都换了一条……”

    

     我笑着问她:“为什么想我还要换内衣啊?”

    

     弟妹脸红无比的看着我,娇羞道:“你自己心里没数呀?”

    

     我哈哈一笑,说:“那我现在检查一下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说完,我双手撩起了弟妹睡裙的裙摆,触及臀部皮肤之后才发现,原来弟妹下身也没有穿内衣……

    

     更要命的是,她的身体,此时已经完全一发不可收拾……

    

     看来弟妹早就已经迫不及待了。

    

     我也一样!

    

     我的西裤已经被撑的不像样子,弟妹隔着那高耸的凸起轻轻抚摸着,一边轻轻揉搓,一边红着脸对我说:“这些天真的辛苦它了,上次在车里那么好的机会,没能好好安抚它!”

    

     我情欲膨胀,难以自持的对她说:“那可真要好好安抚安抚它,从见你的第一眼开始,它就一直渴望能和你在一起……”

    

     弟妹羞臊的看了我一眼,随后把我从她身上轻轻推开、让我仰面躺在了她的床上。

    

     随后,她翻身起来,伸手解开了我的腰带,然后将我的裤子,连同平角裤一齐脱了下来。

    

     我的剑拔弩张完全暴露在了她的面前,她看着那儿,俏脸红扑扑的,说:“它好精神呀!”

    

     我点点头,笑着说:“要跟你见面,它肯定精神的不得了。”

    

     弟妹伸出手轻轻握住,对我说:“那我先亲亲它。”

    

     我急忙说:“算了乔安,我没洗澡。”

    

     弟妹笑道:“没事的,它这么乖,我得好好奖赏它一下。”

    

     弟妹说着,娇羞的俯下身去。

    

     片刻后,我便感觉自己完全置身于一处湿热温暖、小巧轻柔的包裹之中,还有一处温软滑腻在不断的打着转。

    

     那种强烈的快感,让我浑身血液下涌。

    

     弟妹一边不断上下的为我服务,一边用那双灵动的大眼睛看着我,美目间满是似水的柔情。

    

     我伸手抓住了她的头发,轻轻的抚、揉搓,又摩挲着她滑嫩的脸蛋,看着这么一个绝美而又年轻的姑娘为我做这种服务,我心里成就感几乎爆棚。

    

     我那个骄傲的女强人老婆,结婚这么久,从来都不愿意这么为我服务,相比之下,弟妹佘乔安简直让我重新找到了做男人的自信。

    

     这一刻,我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内心深处的火焰,轻轻托起她的小脸儿,让她与我那儿分离。

    

     弟妹抬起头来小心的问我:“哥,是我做的不够好吗?”

    

     我摇摇头,说:“你做的太棒了,哥现在只想要你,真正意义上的要你!”

    

     弟妹听到我这话,动情的轻吟一声,我急忙一个翻身把她压在身下,迫不及待的便撩起了她的裙摆。

    

     弟妹并没有穿内衣,而且她早已经化身成为一片泥泞,而我那儿又刚被她动情亲吻,现在正是最佳的进攻状态,于是我二话不说,立刻分开她那两条修长白皙的双腿,迫不及待的……

    

     我可以感觉到自己开始被一团火热逐渐包裹,弟妹眉头轻皱,似乎有些适应不了。

    

     我不敢冒进,柔声问她:“乔安,疼吗?”

    

     弟妹紧咬着下唇,轻轻摇了摇头,说:“哥,我没事儿,你继续……”

    

     我知道她一定还不适应,可她却故作轻松,让我心里爱怜不已。

    

     但是,无论是我还是她,都不能允许占有就此停止,所以我便准备一鼓作气,如果弟妹会感觉痛苦,也只是暂时的。

    

     就在我准备冲锋陷阵的时候,房门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剧烈敲击,一个陌生的声音在门外大喊:“婷婷!快开门呐!快点!你爹我马上要被抓走啦!”

    

     弟妹顿时吓的脸都白了,脱口说:“完了!是我爸!”

    

     “啊?!”我顿时也慌了,不是说她爸晚上在麻将馆通宵的吗?怎么忽然回来了?

    

     这时候,弟妹轻轻推开了我,急忙从床头拿起内衣、内裤穿上。

    

     砸门的声音更急促了几分:“婷婷!你咋还把门反锁了?你想害死我呀!快开门!”

    

     “来了来了!”弟妹慌张的喊了两嗓子,然后整理好自己的睡裙,扭过头来对我说:“哥,你快躲进衣柜里去!”

    

     我哪敢耽搁,急忙提起裤子钻进了狭窄的衣柜。

    

     弟妹这时匆忙跑出去把门打开,门一开,就听见她爸进了房间,气急败坏的说:“你这丫头怎么还把大门反锁了!”

    

     弟妹说:“我以为你不回来,一个人在家反锁了更安全啊!”

    

>>>>本文《婚前试爱》全文在线阅读<<<

陪读妈咪装睡默许我出去玩隔着校服咬她